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北京专业刑事律师 > 律师文集 > 刑事辩护>正文
分享到:0

  妨害公务罪,又称“阻碍执行公务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那么,妨害公务罪要怎么认定?接下来由小编为您解析这一相关方面问题,如果您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欢迎到本站相关专业的律师进行专业领域的问题解析。

 

                      

  一、妨害公务罪的认定标准是怎样的

  1、我国对于妨害公务罪的认定所依据的犯罪构成要件种类包括:主体为一般主体;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侵犯的客体为国家的正常管理活动;客观方面则表现为以暴力或者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

  2、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七条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使用枪支、管制刀具,或者以驾驶机动车撞击等手段,严重危及其人身安全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有哪些

  1.本罪侵犯的客体: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红十字会等正常的公务活动;

  2.本罪的客观方面:本罪在客观上表现为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主要有四种情形:

  (1)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

  (2)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

  (3)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

  (4)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虽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但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行为人只要具有前述四种情形之一的行为,即可构成本罪。本罪中的“暴力”,是指对人身实行打击或强制,如捆绑、殴打、轻伤害等,但不包括重伤、杀害在内。如果因行为人使用暴力造成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重伤、死亡,则又触犯了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应依想像竞合犯的处罚原则,从一重罪处罚;

  3.本罪的犯罪主体:本罪的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

  4.本罪的主观方面:本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

  案例:

  【基本案情】

  2019年11月1日晚,被告人刘某、吕某在合肥市某酒店用餐,席间二人大量饮酒后在包厢内耍酒疯,酒店报警。民警王某、辅警李某接110指令后出警至现场。期间,刘某、吕某不配合执法,刘某踢打民警王某,将辅警李某眼镜打落,吕某辱骂、挑衅民警王某,将民警王某按倒在酒店水池内,致王某的头部受伤。后增援的民警赶到现场将吕某、刘某控制后,带回派出所。

  【诉讼经过】

  该案由合肥市蜀山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2019年11月26日对刘某、吕某以涉嫌妨害公务罪提请批准逮捕。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刘某、吕某酒后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民警依法执行职务,构成妨害公务罪,其社会危险性较大,于2019年12月2日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刘某、吕某。

  2020年1月8日,该案移送审查起诉。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检察院依法讯问了犯罪嫌疑人,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核实了相关证据。两人均如实供述案件事实,自愿认罪认罚。在审查起诉期间,通过讯问及审查卷宗,承办人发现刘某系安徽S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吕某系T品牌家用电器有限公司总监,两人的公司因羁押丢失了大量的客户,企业停滞不前。综合两人犯罪情节及认罪态度,蜀山区人民检察院就该案羁押必要性审查召开公开听证会。同日,经过检察官联席会议讨论,全体检察官均同意变更强制措施。3月20日决定对二人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后本案起诉至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蜀山区人民法院4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当庭判决刘某、吕某犯妨害公务罪,并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二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两被告人均未上诉。

  通过上述我们知道了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和认定,如果有什么问题,您可以找相关律师帮忙处理,以上就是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扫一扫关注北京专业刑事律师